红土文化

履痕深几许(上)———追寻朱德在瑞金的足迹

发布日期: 2017-12-22 19:48:47 来源:
导语: 履痕深几许(下)———追寻朱德在瑞金的足迹

  有位哲人说过:“脚印是惟一的路标。从走过的脚印,我们结识了历史。”为追寻当年朱德在瑞金的足迹,我仿如一叶载满虔诚与崇敬的扁舟,一路寻寻觅觅,一路浮想联翩,仿佛一不小心搁浅在朱德那深深的履痕里…… 

    三月,春暖花开。由壬田镇下街村刘主任引领,我首先来到壬田的双巴岭。驻足山花烂漫的高坡,放眼四望:脚下,一片片开阔平坦的田野,一座座黄土岗起伏连绵,像馒头,如蜂巢;一条瑞金通往石城的大路,逶迤蜿蜒。远处,一位打着赤脚的老农,在水田里扶犁挥鞭,一声声忽高忽低的吆喝,似乎唤醒了蛰伏沉睡的山川,唤来了一派盎然的春意。

   刘主任手指那大大小小、高高低低、有名和无名的山岭,动情地告诉我,这方圆2个多平方公里,都是当年的战场。“八一”南昌起义后,为保存革命火种,朱德、贺龙等率领起义军挥师南下。1927年8月25日在双巴岭,朱德指挥官兵经过数小时浴血激战,将国民党“讨共第八路军”右路军总指挥钱大钧部击溃,取得了南下途中第一个大胜仗。

    默默地凝望双巴岭,我感慨万端:八十多年过去了,和煦的春风,吹散了昔日的风烟;青葱的芳草,掩埋着将士的履痕。当年朱德和官兵的脚印何在?只见那一畦畦黄灿灿的油菜花,一树树红灼灼的桃花,一枝枝白莹莹的李花,那一棵棵苍松翠柏,如威武的哨兵,依然挺立着伟岸的腰杆,还有那座鸡鸭成群的养殖场,那座高高耸立的铁塔……此刻,我似乎领悟,双巴岭———当年洒满将士血迹的战场,如今已是姹紫嫣红。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啊,是朱德率领的数百名南昌起义军官兵用年轻的生命和殷红的鲜血浇灌的! 

    王家祠是朱德第二次来瑞金时与毛泽东部署大柏地战斗的旧址。这座始建于清同治年间,占地面积600平方米的公祠,青砖到顶,雕梁画栋,背靠绵延苍翠的青山,一条流淌的小溪和一条国道在大门前穿行而过。

    1929年2月,红四军主力从井冈山向赣南、闽西进军。恰逢除夕那天,为甩掉尾追之敌,朱德与毛泽东在瑞金大柏地的王家祠,召开了红四军干部会议,利用麻子坳有利地形,布成“口袋阵”,歼敌800余人,不仅扭转了红四军下山以来的被动困境,也为苏维埃共和国在瑞金的诞生奠定了基础,后来被陈毅称为“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争”。

    在王家祠的左右厢房,我默默地伫立,久久地寻思。想不到,寒冬腊月的除夕之夜,为不扰民,在冰天雪地里一路忍冻挨饿行军打仗的朱德,竟是住在这四面透风,仅用几块木板、几捆稻草为床的厢房里。而就在十多天前,朱德结婚不到一年的爱妻伍若兰在寻乌县圳下村突围时,因腿部受伤,被敌人打散,不幸被俘。但朱德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他背包上放着爱妻千针万线缝做的那双布鞋,指挥大柏地战斗时,而爱妻却在赣州惨遭国民党反动派杀害……

    脚步匆匆走进了叶坪洋溪村。村中一幢斗拱架梁、雕梁画栋的的祠堂,上方高悬一块“刘氏宗祠”的牌匾。1931年11月2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就在这里宣告成立,朱德被任命为中革军委主席。

    说起当年中革军委驻扎洋溪村的往事,村里的老人总是亲切地称呼朱德为“朱总司令”,语气中溢满了难以掩饰的自豪与喜悦。这时,一位老人上前介绍,听父辈们讲,为欢庆“宁都兵暴”成功,朱德在这座祠堂里曾经摆桌设宴,与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的起义将领大碗大碗地喝酒;后来他从这里骑马出发,指挥红军攻赣州、打龙岩、漳州。□宋一叶(市政协)